欢迎访问澳门正规博彩十大网站,您可以选择访问: 澳门正规博彩市 隆阳区 施甸县 龙陵县 昌宁县

澳门正规博彩搜索

首页 澳门正规博彩十大网站 历史文化 本土文学

十八岁,我爱过的那些孩子们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2018-01-10 10:00 段玉环

最近,朋友圈都在晒十八岁照片,忽然想起自己的十八岁来,梦回十八,我定下了今年的新年愿望:愿我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十八岁那年,我从师范毕业,来到明光,成为一名小学教师。仍记得当时走进教室,看见一群傻笑傻笑的学生,自己瞬间红了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后来,熟悉了,我也变得经常傻笑傻笑的。这二愣子的毛病一直保留到了现在。

学生比我小五六岁,很淳朴,很天真,他们很爱我,我也爱他们。那时的爱,是真的爱,没有任何私心的爱。当时我每月的工资只有800元左右,送学生看病、给他们买零食的钱几乎占了我一半工资,但每周末的早饭、午饭、晚饭也被学生和家长全包了。宿舍里时不时还有新鲜的无主的鸡蛋、青梅、木瓜等各种吃食。

那时,我们学校外面有条小河,河水很清澈。那时,还处在一个没有洗衣机概念的年代。每次我刚刚换下衣服,就被女同学拿去洗了。为这事,被校长骂了好多次,说是怕出安全事故。我说了无数次,就是没人听,把衣服藏起来都没有办法阻止。后来,便不再随便换衣服,对她们的好意也听之任之了。爱,是快乐的给予。

那时,班里学生很团结,虽然也会小吵小闹,但相亲相爱的氛围很浓郁。我是个护犊的人,我们班的学生我可以打、可以骂,别的任何人都不可以。当然,为这个死脾气,我得罪了不少人,包括校长。仍然记得当时他答应了一个比较有权势的学生家长把学生换到我们班来,我坚决不同意。原因很简单:他背后欺负我们班学生多次,大家都不喜欢他。后来,校长、那个有权有势的家长磨了多少次,我都不同意。校长要把我调去教别的班级,学生也不同意。当时想想,真是年少轻狂啊,不知天高地厚。还好学生们成绩一直很好,不然还不知要被怎么批评?如果是现在,我应该会妥协,最起码会变相妥协。爱,是让他们可以选择。

那时,周末不敢独自在学校睡,女学生来学校陪我睡觉。孩子还小,晚上尿床了,为了怕她尴尬,我睡了一晚上的湿被窝,第二天早上早早起床装作把杯子里的水不小心倒在了床上,使劲问她有没有被冷到,有没有感冒。后来,我才知道,其实那晚尿床后,她也一直不敢睡着过。爱,是呵护她幼小的自尊心。

那时,班长带着男生去把隔壁班一学生打得骨折、住院了。为这事,我被安排写检查。脾气暴躁的我,把班上28个男生全给狠狠收拾了一顿。后来,女生告诉我:是因为那学生在背后说我的坏话,班长才带人做出这事的。知道了原因,我独自躲在宿舍哭了一下午。班长吓坏了,约着男生全来我宿舍门口跪着认错。后来,本来是我教训的他们,反而变成了他们安慰我。后来,我去了医院无数次,取得了那学生家长的原谅,并承担了所有费用。爱,是相互的爱护。

那时,有个男生的母亲得了精神病,一下子就认不清他和姐姐了。他自尊心很强,不允许任何人在他面前提“疯子”这两个字,谁提跟谁急。为这事,我天天送他回家,一路开导,并安排班里的学生每天都固定三四个人陪他一起学习、玩耍,直到他毕业离开。我不知道现在他过的怎么样,但至少在童年最后的时光中,他是快乐的。

那时,值得回忆的事还很多很多,我不能一一列出。两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七年的教师生涯,我再没有碰到那么让我深爱的孩子们。十五年过去了,我依然能清晰的叫出他们每个人的名字。我爱他们,学习好的、差的,长得漂亮的、丑的,能说会道的、木讷口笨的,我统统都爱着。我想,他们应该也是爱我的。

离开明光后,我回去了几次。有次,特意去看了当时我的那些孩子们,一个个长大了,长高了。如果现在看到,我想,我不一定认得出来了。陆陆续续传来的消息中,有的大学毕业工作了,有的结婚生子了,有的成了大老板了,也有的并不那么有出息。我还是爱着他们,不知道他们还爱不爱我?

......

生活没有辜负我,让我在十八岁最美的年纪,遇到一群最可爱的孩子们。社会那么浮躁,三十多的年纪,我早已没有了爱的勇气和能力了。真的,爱是一种能力,是一种不可复制的能力。

2018年,最后一批90后也将要度过他们18岁生日。我们80后,都成了中年油腻男和中年妇女的代名词。高速发展的社会带来超负荷的压力,上有老下有小的现实让大家不敢病、不敢倒、不敢死,不敢远嫁。回忆十八岁,真的是特别美好、特别美好的时光!

新的一年: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责任编辑:钱秀英 编辑:段绍飞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